欢迎访问:水草莓100视频超碰-1000部拍拍拍18勿入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爆裂春药

爆裂春药

这天中午,张涛拖着疲惫疼痛的身子回到家中,潘晓娟一早便去看她弟弟而去,那卢兰也不在,应该是上班去了。

  张涛困倦的喝了一杯水,又如往常一样掏出那跌打之药,到那卫生间里揉抹着伤处,把那药液倒出于手掌,靠着门吃力的涂抹按揉着伤处。

  揉擦跌打药液不久后伤痛消散了不少,却知道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,正好把无力靠着门的张涛撞了个正着.

  “啊!”张涛猝不及防,被撞的踉跄向前几步,几乎跌倒在地,更糟糕的是,那瓶未关的跌打药瓶的口子巧合的飞进了他的口了,咕嘟咕嘟两声竟喝了几口到肚中,吓的张涛连忙挪开瓶子,奇怪的是这药液涂抹在身上很辛辣,怎么喝进肚里却什么味道也没有。

  “啊!你在啊,对不起,我还以为没有人呢?”那个莽撞之人是卢兰,只见她双颊微红,气喘吁吁,似乎是跑着回来的。

  张涛近日来和她已经很熟识,也开惯了玩笑,呵呵一笑,说道:“没事?你慌慌张张地做什么,是不是找屎吃?”

  卢兰吐了吐舌头,娇,语气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你才找屎吃呢?没事在门后面耍酷,撞死你活该我刚下班,想洗澡!”

  “哦!那你洗吧!我这就出去。”张涛说完走出卫生间,随手把门拉上。看了看手中的跌打药,楞住了,他记得师父曾经说过这个东西不能服用的,这时自己不仅服了而且看起来还服用了不少,可是也没觉的有什么不妥之处。

  张涛又用手打了打心口,吸了吸气,感觉到没什么异样,看着药瓶摇了摇头,回到自己房间,把药瓶盖子封住,放在了床头柜上,又想到师父嘱咐过今天该服用那第二粒药丸了,于是开了抽屉取出那第二粒药丸服食而下,然后躺到了床上准备休息.这个时候,体内开始作怪了,一股接着一股的躁热涌将上来,张涛暗道不好,坐起身子.

  张涛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热,一阵比一阵的强烈的躁热在体内散开,把自己紧紧的围绕,热的只感觉到自己体内就如熊熊烈火在燃烧,每一根毛孔都似乎在拼命的膨胀而开。

  热……热……张涛热的要不行了,脸色突然间涨的通红,连忙奔向卫生间,砰的把门撞开,又往浴室直扑而进,努力的用手去开门,门却没开,用肩膀撞了几下门也纹丝不动,躁热焦急之下,一脚向门踹去,门"砰"一声被踢开。

  “啊!你进来做什么?”躺在浴缸里卢兰惊叫着,双手合抱遮住了双峰,眼中充满着害羞、可怖,怯生生地卷缩在浴缸内。

  张涛闪身而入,扑进了浴缸,慌乱的打开篷莲头的冷水开关对着自己的身体狂冲,一瞬间的冰凉让张涛清醒了不少,微微楞神间见到了卢兰的赤裸裸的恫体,尴尬的说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道会这样。”

  卢兰娇吼道:“快去出啊!”

  张涛想往外走,体内的哪股躁热又来了,根本不守控制,便如炮弹在体内爆炸开来,那一股股的热气顿时间乱窜乱蹦,直扑进自己的大脑,似乎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处在一个滚滚火热之中,没有一处可以躲避。

  张涛把蓬莲头直接一把扭下,把水开到最大,对着自己身体猛冲起来。喘息着大声地说道:“好……好热……好热……热的象火烧一样。”

  卢兰见到他那恐怖狰狞的样子,全身通红,心下害怕,面色一阵青一阵白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  张涛颤声说道:“怎,房子着火了么?”

  卢兰大奇,方间里明明好好的,他为什么说火红的,莫非他中邪了,心下不仅更是害怕,又怕他出事,楞在了那里。细声说道:“没事啊,你……你看不清楚。”

  张涛呻吟着叫道:“我……怎么觉的到处是火光,到处是红彤彤的,全身就如被火烧一样,我是不是要死了。”

  卢兰越来越害怕,双手据浴缸底,悄悄地爬起来,想要出去,看到张涛难受的模样,又担心起来,一时间没了主意.

  卢兰只听张涛的呻吟一阵轻,一阵响,但见他全身上下竟都通红,更吓的不知如何是好.张涛的双手开始胡乱飞舞,狂抓乱挠间碰到了她的身子,张涛竟发现热气竟减少了不少,心下恍然,摔手把蓬莲头扔下,一把把卢兰抱住,顿时间觉的身上的躁热减轻了少许,于是更用劲地抱紧了卢兰。

  卢兰吓的连忙挥手去推开他,无奈张涛力道好大,不仅没有把他推开,颤抖双峰一旦失去了双手的掩盖,袒露而出,被张涛双手抓住,疯狂的蹂躏着。张涛把卢兰按倒在浴缸里,身子把她压倒在浴缸内,嘴里胡乱的说道:“我要你!”话音中充满着咆哮、坚定的淫魔之意。

  卢兰又羞又怒而且气,不断的用小手打着张涛,推着他,双脚乱踢乱扭,无奈被张涛按在水里,双脚在水中根本就使不上力,而此是的张涛已近疯狂,小手打在他身上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。

  张涛一手紧紧地箍住了她,另一只手胡乱地摸她,重重的蹂躏着卢兰那娇小玲珑的身子。

  “不要,不要,你怎么能这样,张涛,你听见我说话了么,你这样怎么对的住晓娟。”卢兰哭着喊着骂着,嗓音开始嘶哑,小手乱打乱掐着张涛的身子。

  张涛体内的热气更为炽热,似乎要把他烧成灰烬,他,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有抱着这个女人他狂地乱颤着,全身上下几乎通红,张涛忍耐不住,感觉到此时的大将军几乎穿裤而出。

  张涛用嘴去盖住卢兰的小嘴,只剩下了卢兰的“恩恩”之声,迅速的在卢兰的脸上滑动亲吻着,嘴里呻吟着说道:“我好热,我要,我要你。”

  卢兰用牙齿狠狠的咬着张涛,张涛的来,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,却丝毫没令张涛冷静下来,嗅到、尝到血腥味后,他变的更粗暴,更冲动,不顾卢兰的扭动挣扎,紧紧的箍住了他,让她不能动弹。

  卢兰的双峰很大,真是看不出来,这么修小玲珑又苗条的身上,怎么会长出了如此庞大之物,臀也很大,许是由于她腰太细的缘故,但却显的更是诱惑死人。

  张涛用力的捏揉着卢兰庞大的双峰,任由着卢兰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捶打,似乎她越是捶打自己身上的炽热竟减轻了少许,狂叫道:“我要你,我一定要你!”

  卢兰挣扎的越厉害,大声叫唤着,无奈全身被张涛紧紧搂着,动弹不的,两只手奋力而出张涛的掖下拼命抓掐。皱着秀气的眉头,洁白的牙齿恨恨地咬向张涛的肩膀,眼珠里气的通红,却一亮亮的,给人另一种动人的闪动,柔张涛的身子内扭动着,张涛更是欲火焚烧。

  卢兰恨恨的又挣扎了几下,心下却想,其实她有机会夺门而出,但自己为什么不肯夺门而出,看到张涛难受的样子虽然在极力的阻止着他,但是为什么心下却又似乎非常愿意,此时发现挣扎不脱,难道自己愿意和他^说道:“张涛,你要了我也可以,但是你怎么对的起晓娟,我怎么有脸见她?”

  张涛顿了顿,体内的热气更为强烈,此时他顾不的这么许多了,他只知道他要发泄出去,他想要这个女人。

  他把卢兰抱了出来,一手把卢兰的身子按在浴缸边缘,一方感觉到有些凉意,身下的大将军象喝醉了酒的和尚,疯手扶着卢兰的臀部,卢兰上身伏下进了浴缸内,下身却站立在浴缸外的地面上,臀部高高耸起,腹部抵着浴缸边缘.

  卢兰又挣扎臀部乱扭,双手在水中啪啪打出声来,卢兰想反抗,却又不想反抗,心里,张涛没有停顿,把皮带一松裤子落到地上,把裤衩往下一拉,挺起大将军,扒开了雪白的大腿,大将军狰狞而入,冲进玉门关。

  玉门关内的道路已经很是湿滑,但见那卢兰的身子僵硬起来,停止了哭泣,张着小嘴,紧握着小手,停止了挣扎,一动不动,直到大将军进入了最底部。

  张涛抱起她雪白小巧的臀部,大将军傲叫着来回冲锋起来,在大将军的冲刺之下,玉门关内渐渐更是滑动自如。

  卢兰开始变的很享受,不在挣扎。只是默默的将手努力地去撑在浴缸底部,任由着张涛的大将军冲锋陷阵,她身体内的的火热却说明了她已经动情,像一张小嘴,紧紧地吸住大将军,不让大将军出来,大将往来冲杀之时候,哧哧声发了出来,有时扑哧一声,犹如光脚踩进了淤泥之时发出的声音。

  "呜!我们这样怎么对……啊!啊."卢兰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响,忘记了挣扎,忘记了羞涩,臀部开始去追逐着张涛的将军。而玉门关内的响声变成了活塞推拉之声,越来越响.

  "啊啊!"随着大将不断的猛冲猛刺,卢兰最后得意忘形的尖叫起来,玉门关紧闭,紧紧夹住了大将军,身子痉挛,双手在水中狂乱抓着什么,花房内碰出了大量的花蜜滋润、慰劳着大将军的脑袋,张涛顿时感觉到体内的炽热减轻了少许,又令大将军拼命冲锋,只想把心中的欲或释放出去。

  卢兰正自享受着腾云驾雾,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奇妙感受,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,和男友做了不知道几次,从未有过这种欲死欲仙的感觉,所以卢兰有些厌倦做爱,而且有些讨厌,现下看来,这其中真另有一番感受。还未令她用心的享受完那美妙感觉之时候,张涛的大将军又狰狞怪叫着来往冲杀.

  张涛把卢兰拉进了浴缸内,自己也跳了进去,对坐着,互相用双腿围绕着对方的腰,双手放在她高耸的双峰上,向前后摇动起来。这时候的卢兰竟然温柔起来,木呐地任由着张涛摆弄,自己竟还极力地去配合起来,就让快感来的更猛烈一些吧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儿子的一股邪火 下一篇:被学生玩弄的班主任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